杜明

=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小明。
杨白杨/启明启,轮回义斩三零一,关爱柔道我做起,小明帅哭一号机。

杨聪大大11.21生日快乐!

(好像没有TAG……)

11.21杨聪大大生日快乐!

原本打算写篇贺文,已经写好了,但是遇到巨大BUG需要大修,生日之前完不成,但是还是想搞出生贺,所以放一个梗概和片段。
感谢好银子@V_Winona 捉虫和考据!
文是【魔兽世界(wow)】设定AU,参考东瘟疫之地菲奥拉的商队任务线和死亡骑士初始任务线,大量引用NPC台词。杨/白两个人的粮食向,设定为种族都是人类,初次相遇时,作为想要加入银白十字军对抗天灾的圣骑士,以及收到任务独自前往斯坦索姆的军情七处特工在东瘟疫之地偶遇。

那个时候他正靠在旅店柜台边,为自己补充补给的同时向老板打听动向。亡灵天灾正在这片土地肆虐,将他们所经过的一切地方染上瘟疫与死亡。所能听到的消息几乎没有令人高兴的——唯一的好消息就是勇者们仍没有放弃在东瘟疫之地的抗争。
这就是最好的消息了,他宽慰着唉声叹气的中年男性,扎好自己重新补充完毕的包裹预备离开。
旅店外传来马蹄声,他转过头的时候正见到圣骑士熟练地翻身下马。骑士将马匹拴在门口,快步走进旅店内。
“打扰了。请问圣光之愿礼拜堂该怎么走?”


东瘟疫之地由于天灾肆虐的原因人迹罕至,为数不多的旅行者相遇多次自然会留下印象。

圣骑士惊讶地向他打招呼。
“愿圣光保佑你……”
这太巧了,可也相当符合常理。只是他已经不能再期待圣骑士对他留不下任何印象。
雨到第二天傍晚也没停下,他在晚餐时间出房间的时候看见骑士正坐在大厅中擦拭铠甲。此前他就注意到骑士无论何时都站的十分端正,那时他还想说不定是板甲结构衬出的效果, 但眼下看来即使没有铠甲支撑对方也坐得相当笔直。拆下来的铠甲整齐地摆在桌面上,圣骑士将一边的肩甲放在腿上,用一块布料沾了水将缝隙也擦的干干净净。
那些缝隙大多是各种伤痕——等坐在了骑士旁边的长凳上,他才注意到这一点。那实在多种多样:斧、刀、匕首、甚至野兽利爪挠过的痕迹,这些他都能从上面清晰辨认出。
这明显不是那种靠保养过活的装饰品,正相反,它是真正用在战斗中的战铠。但这种铠甲,磨损了进行修理就足够保证它继续发挥用场——要说是随意的打理,圣骑士也实在认真过头了些。
足足坐下了五分钟后,圣骑士才发现了他就坐在自己身边。
“圣光与你同在。”骑士将肩甲最后抹了一下放回桌上:“即使是同行者,我想也算是难得的巧遇了,我或许应该介绍一下我自己。”
我是暴风城人——圣骑士这样介绍自己,他也觉得对方看起来就像是从这类地方来。骑士憧憬着银色黎明,希望能够成为他们之中的一员对抗天灾——这已经是他长久以来的目标了。谈论了片刻自己的梦想后骑士将自己的祷告书拿给了他看,那上面满是各式各样用他认为相当晦涩的语言写成 的神圣法术和祝福。 
年轻而有活力,充满着信仰与梦想,眼前这个人一定会成为优秀的战士。


光之下的骑士和黑暗中的潜行者在此相识。银色铠甲的那位骄傲而充满着活力,而黑衣人的性格则是沉稳内敛的,他时刻记得自己要做的事。他们谈论着些什么,当然,大部分时间都是骑士在说话……

雨停后他们很快出发,圣骑士牵着战马走在他旁边,他开始猜想自己是否耽搁了些对方的旅行速度。可圣骑士对于有一位旅伴这桩事看起来相当愉快。他开始为他讲述自己所听过的、传说中或是现实中的确存在着的英雄的故事。这些故事有些他曾听说过,而有些他不清楚。可圣骑士讲述故事的时候投入的感情让那些传说仍然相当吸引人。出发前他注意到骑士将祈祷书贴着胸甲内测而放,而眼下每当讲到兴奋之处,骑士都会将手贴在胸甲上。信仰或者憧憬,大概是这类的东西……
他们走路的速度应当并不快,但他很快发现圣光之愿礼拜堂已经近在眼前。圣骑士大概也在同样的时间发现了这一点,再讲了几句话后就收住了声音,仰头望着前方白色的建筑物。
“就在这里分别吧。”他说,毕竟接下来自己的路途就要转弯去另一个方向:“祝愿你能够实现愿望。”
“祝愿”这个词对他太陌生了,说出来的时候险些噎到自己……真令自己吃惊,他居然也有说这个词的一天。但他也想不到什么别的词来表达自己对眼前的人诚心的祝福,
圣骑士也同样顿了一下,随后他用问候语道别。
“圣光与你同在。谢谢你的祝福,愿我们有一天能够再次相见。”
手甲扣在胸甲上又是一声轻响,他觉得自己说不定该告诉对方与圣光同在对自己来说算不上好话,毕竟这大概是最后的机会……但最后他还是放弃了。
“再见。” 他挥了挥手,向骑士笑了笑。
他隐没入暗影,继续往病木林方向的斯坦索姆前进,在稍远的地方偶然回头,正看到圣骑士默念了一句什么,胯上马背径直向前。


他们同路,短暂同行又分别。潜行者祝福圣骑士能够完成他的理想。但这样的理想又有什么理由不会实现呢?
直到骑士又一次醒来……

脑海中的声音响起来的同时,他睁开了眼睛。
“站起来,死亡骑士,为你的主人服务。”
于是他站起来……尽管他的关节还是僵硬的——奇怪,有什么时候他曾有过不僵硬的关节吗?他的皮肤泛着比病态还要可怕的白色,他的眼睛闪着让人看了就不舒服的光,他的生命由巫妖王赐予,他是复仇的使者,所经之处厄运必然降临,他将要为天灾军团必将带来的黑暗时代而战。
他与众多和他一样的死亡骑士一同在他们的王面前跪下,听从指示。
“去吧,杀死所有胆敢反抗的人。”
死亡骑士们手持着符文之剑,将瘟疫与恐惧带给一切生灵。
“杀光他们。”
“给他个了断。”
“不接受投降。”
巫妖王的声音就在他身边回响着——他对所见到的每个活人下杀手,不论对方是高喊“为了圣光”、哀求“拜托放过我”还是咒骂“该死的僵尸”。这些血色十字军……他们大概叫这个名字,数量多的打都打不尽,都是些妨碍他的主人的伟业的家伙。


他遗忘了一切,记忆、情感、以及属于自己的骄傲……现在他名为死亡骑士。在他活着的时候曾为对抗天灾而拼死战斗,死后却被巫妖王从另一个世界拉回来,从此成为天灾军团的战士。他执行命令时遇到的故人告诉他他曾是英雄,他却直到圣光之愿礼拜堂之战才想起了自己还活着时候的事。
巫妖王在这里被击败,撤回诺森德。终于想起生前自己是多么渴望参与到消灭天灾的战斗中去的前任死亡骑士大领主莫格莱尼成立了黑锋骑士团,宣布即使无法被承认,也要为了终结巫妖王而战。
他接受了提里奥·弗丁大人的推荐信,将要把它带给暴风城的联盟领袖瓦里安·乌瑞恩国王。但他应该如何做到……

为了圣光——他沙哑的嗓子再也念不出这样的话。这双手沾满鲜血,他所爱的、他的同胞的、或是他不认识的人的。眼下怎么还能够期待圣光继续眷顾自己?这是惩罚,他应得的——他违反了所有能够背出的守则。暴风城的街道的居民们向他吐口水,扔烂菜叶子和臭鸡蛋。可谁让他从里到外看着都是天灾军团的一员?他宁愿在第一次战死的时候就真正死去,那至少、至少还算是个英雄。
他是个恶魔,是个怪物,是个该死的家伙——可他已经死了。死亡骑士的邪铁重甲分明和他生前所穿的差不了多少重量,他却感觉重的几乎走不动路。
现在的死亡骑士是真正的失去了一切,唯独剩下的念头就是必定要杀死更多天灾,必定要铲除巫妖王。他只需要记得这些,只要为了这个目标战斗就好,至少要帮那些死在他手下的人报仇,可那些人的仇人分明是自己。
他想要声嘶力竭地喊出来,痛苦得恨不得用长剑直接贯穿自己的胸口。是的,瓦里安国王宽宏地接纳了他们——但这恐怕是看在死亡骑士作为生者时的贡献和弗丁大人的信件才做出的决定。他没有做任何值得承认的事。他没有……


军情七处平日就驻扎在暴风城,熟悉这里的一举一动,潜行者当然第一时间就知道了黑锋要塞的死亡骑士回归的消息。新力量的加入当然是好事,但与他关系也不大……或许直到他见到一个有些眼熟的人。刺客在遥远的记忆中翻找着——他的记性一向是很好的,他记得上一次遇见这一名死亡骑士时对方还穿着擦的干干净净的银甲,而这一次却变成了布满污点的黑色铠甲,当然,记忆中的年轻人也绝不是这张毫无血色的脸。的确……发生在身上的事情简单就能猜到。这个死亡骑士走路踉跄,魂不守舍,潜行者站在他背后的阴影里许久都没有一点察觉。
他向他打招呼——刻意用了平常的态度,死亡骑士楞了片刻。但最后他们找了一个没人的街角坐下谈了一谈。
或者是谈了很久……


“你仍然是个骑士。”潜行者在最后摘下他的皮手套,这一次他的祝福显得可比第一次熟练的多。他拍了拍了死亡骑士的臂甲,这下比较凉的不是他这边了。


故事到这里结束,后半部分如果气氛或者剧情不对非常正常,因为出现巨大BUG的就是这一段……谢谢包涵看到最后!虽然好像角色性格非常模糊弄得只当纯粹的骑士贼看也可以一样ORZ……感觉有些对不起,结果因为临近考试这个梗概也很粗糙,但再说一次杨聪大大生日快乐!
最后放上一个如果最后成文应该会用在里面的我很喜欢的梗!在圣骑士的篇章和死亡骑士的篇章会分别用这两句话开头:
“以圣光的名义……我们将征服这个世界。”
“我将面对惩罚……主人的意愿必将实现。”
前一句与后一句分别是圣骑士与死亡骑士在游戏中的语音,拼起来感觉和那一段的主题很合适XD


群里之前讨论的有关B市地名读法,断句应该是【东四 十条】而不是【东 四十条】,好像不是本地人很容易认错XD
感觉这个梗相当可爱就画了!
别哥的衣服有彩蛋(不要信

好多太太的本!我会拼尽全力的……

吕泊远:

有生之年系列本,完成了真的不愧在全职战一遭!

感谢各位太太的参与~一宣见!

另外谢谢帮扩的小天使们呀~待我忙完这阵写肉投喂你们好吗

法师系中心本《魔法徽记》公式站:

法师系中心本《魔法徽记Magicae Insigni》STAFF阵公布&预宣


原著/ 蝴蝶蓝《全职高手》

尺度/ 全年龄,无CP

设定/ 原著背景,粮食向

规格/ A5,300P↑↓

字数/ 8W+

价格/ 未定

一宣发布时间/ 10月7日晚

预计开售时间/ 2014.12-2015.1 之间

天窗地址


主催 盆子、雁锦卿、云烟乱

阵容 召唤师  Summoner

    兴欣-罗辑[昧光]    文/雁锦卿 @雁锦卿 

                 图/鹤   @鶴 

    蓝雨-李远[八音符]   文/云烟乱

                 图/银子

   

   元素法师 Elementalist

    烟雨-楚云秀[风城烟雨] 文/茄子

                 图/岚草  @嵐草 

    霸图-白言飞[罗塔]   文/龙套君 @迪拉克之海 

                 图/未未  @三变小礼 

    雷霆-戴妍琦[鸾辂音尘] 文/锦帆  @戴妍琦 

                 图/秋子

    呼啸-赵禹哲[韶光换]  文/唐三筒 @唐昊 

                 图/鹤


   战斗法师 Battle Mage   图/科科笑 @科科笑 

    兴欣-唐柔[寒烟柔]   文/创口  @创口 

                 图/clin   @归属地_clin 

    轮回-孙翔[一叶之秋]  文/乖塔  @乖塔 

                 图/Gei吉   @Gei吉 

    嘉世-邱非[战斗格式]  文/铃铛  @铃铛铛铛铛 

                 图/罂利  @罂利 


   魔道学者 Witch

    微草-王杰希[王不留行] 文/月候候 @月候候 

                 图/clin

    微草-高英杰[木恩]   文/千岁  @千歳chitose 

                 图/阿绿  @GreenDoll 

    百花-张伟[森罗]    文/锦帆

                 图/银子

特典 封面/团表哥 @团表哥 

Guest 图/Dasiv   @Dasiv 

      kz   http://k-zzz.lofter.com/

      kin    http://kin04.lofter.com/

      廊叶秋声 @廊叶秋声 

      文/一号机  @杜明 

      天末   @天末 


*特典文手部分出了BUG,特此致歉。内容暂不公布,风格与封面一致。

*宣图感谢 @吕二狗 

*10月7日,一宣见。

刺客选手全员中心小段子

*心血来潮的粮食
*刺客们都可帅了!

季冷
只有很少的人记得有霸图曾经有这么个其实不怎么用舍命一击的刺客。
当然并不是这是个板凳选手的意思,正相反,在霸图开始的那几年他曾经是绝对的主力,而且他的舍命一击也在荣耀圈闻名到如果没听说过没脸说自己是老粉——如果他没人间蒸发,大概还有可能去纠正这几句话,只是眼下,就连霸图十年的队长都很久没听说过这位老队员的消息,更别说是其他人了。
老玩家对新玩家津津乐道四赛季的那场决赛中扬着双手匕首向一叶之秋直冲过去,然后完美地带走嘉世核心的刺客选手。他们新赛季刚刚出道的年轻牧师判断这是一个极好的机会,在确保不会被打断的站位挥舞着十字架唱起圣歌,而在血条还未被补满的时候刺客就已经开始提速,他无比明白接下来要发生的事——
不被记住风格也没有任何关系,虽然已经不知道如今在何处,但这完全无法影响到他是霸图历史上最为令人骄傲的选手之一的事实。
大概已经过上平常日子的前刺客,总有一天会想起数年前某一场电竞比赛的晚上……无论在哪里,他都不会忘记这一晚的。

周光义
大概很久之前问过他这个问题,百花的刺客自己也不记得了——拿着和著名前辈同名的账号卡有什么感想。周广义忘了自己怎么回答的,但结果是他带着这张见证霸图冠军的账号卡来到了百花。
后来他想了想,要说的话就是好像把著名的前辈拿在手里的感觉有点微妙这么一点了吧。
他的确相当喜欢霸图的风格,不过既然已经转会他也应该在这里好好待着——事实上他的确是这样做的。他仍然记得对兴欣某场简直让他到现在都难忘的比赛,当时整个队伍都受到强烈的攻击压制,眼下能做些什么的只有刚刚被打落水中又努力爬出来的他自己一人。
疾行!疾跑!弧形走位!弧光闪!
他相当明白自己要做的是什么,不能够以一敌众,就尽量扰乱对方的进攻给予队友脱困机会。原本一切相当顺利,只是他没想到还有千机伞这一招,很快又落入水中。接下来战况继续直转而下,莫楚辰和张伟相继被打出地图边缘,仅剩下他和邹远要面对兴欣五人的阵容。
这个时候他们不约而同地打下了GG。

吴启
这的确不是什么特别开心的消息。
从第十赛季开始,吴启开始在常规赛中打轮换。不过也是当然,他们的队伍中眼下有足足有四位全明星,完全说的上真是星光璀璨。他自己也说不上是什么弱者,甚至得到过是杨聪后最有希望站在全明星奖台上的刺客选手这样的嘉许。不过也没办法,谁让他们的轮回是数一数二的强队,吴启完全没后悔过自己加入这只队伍……他们可是一起拿了两个冠军。
只是没点遗憾也不可能,吴启时常吹声口哨凑到江波涛和周泽楷面说队长副队这场让我上吧我肯定打的好,然后被同样等着轮换的杜明给一胳膊肘。
所以他得抓住一切机会,在场上为了他的团队做一切能做到的事。
哪里需要他他就去哪里支援,一般作为奇兵的刺客被他玩的和负责查漏补缺的差不多,好在不管哪种打法他都只需要负责残忍静默就好。也不知道是谁说过,不过这账号卡名的确太适合刺客职业了。
他基本功扎实,是个成熟的职业选手。眼下他还希望能和轮回一起拿第三个冠军——不管这第三个冠军在哪,他都肯定会拿到的。

方学才
刺客是个在场上相当受人瞩目的职业,这不但在于他们的必杀舍命一击,还在于优越其他任何职业的提速技能。这一点容易令很多人甚至时常会忘记雷霆的方学才是个刺客——他们五期足有三个刺客,李迅,周光义和他自己,这点连方学才有时都不能第一时间反应过来。
这恐怕是因为——提起雷霆,所有人想到的只有团队。
他们的队长,第一机械师,四位战术大师之一肖时钦能够把这一切都安排妥帖。队员们打心眼里相信他们的队长。他们是只队伍,更是一个整体。当一同行动时当然比任何单打独斗都要强……
当然团队作战不仅仅是集体行动,方学才也接到过全队分散并由他主要突破的指令。方学才躲在对方视角接触不到的一块山石后,不禁屏住呼吸,角色第一视角看不到场上的情况,但他只需要准备随时行动。在一直盯着的团队频道上跳出一行数字和字母混合的短句的瞬间,从山石后跃出提速直奔目标——他相信只要自己完成这一指令,一定能在胜利之途上踏出新的一步。
鬼魅才不是他自己,而是整个团队的刺客。

李迅
作为联盟里以喜欢舍命一击出名的刺客选手,李迅几乎不会放过一个他认为适合这项技能出手的时机,即使有的时候可能会失手,他也从没放弃过坚持自己的风格。
刺客就是应该在最关键的时刻一击干掉对手。这才是他的职业,在对方最想不到的时刻一击致命。
所以尽管团队赛并没有太多适合用出舍命一击的机会,虚空也无法随时倾力支持他,李迅仍然乐此不疲。
连他自己也有些忘记是哪一赛季的哪一场,是个人、擂台还是团队赛,只记得他用鬼灯萤火的第一视角扑上去,作为他目标角色的系统脸上看不出什么惊恐,这一点倒是有点遗憾,对方在不停后退,但是谁也比不上刺客的加速度——鬼灯萤火抬手,闪着象征自己生命的红光的匕首在技能动作下一刀插入对方咽喉。对方原本过半的血条在这一击后瞬间清零,最后勉强挣扎了一下就倒在了地上。
李迅一下子欢呼了出来,他握紧拳头又松开好几下才平稳住有些发抖着的手指,心脏在胸腔里跳动的声音甚至比游戏音效好像还要大。
整个联盟没有哪个刺客比李迅更喜爱舍命一击。

杨聪
在是个刺客前,他首先是个队长。
杨聪是当今联盟中最优秀的刺客选手,二十四人的全明星之一——尽管这一点已经岌岌可危。多少年以来他都在三零一队内担任主攻手的位置,即使他的职业绝对说不上是适合这份工作。不过三零一原本就是比起进攻更加侧重防守的队伍。曾经负责掩护的骑士,现在的控场柔道,一直以来的治疗守护使者……和这些比起来刺客甚至显得过分尖锐了些。他们绝对说不上是一线队伍,但作为第三赛季出场的老将还是数次把三零一度带入了季后赛,这已经是相当了不起的成绩了。
风景杀的舍命一击始终是没加过点的一阶。对,在刺客之前他首先是个队长……即使全队都愿意支持他在团队赛场上完成一击必杀,失去了队长和指挥的团队也很难在场上站到最后。他大部分时间需要在场上为团队的配置提供支持,比起个人发挥这点明显更加重要。
能够在职业生涯的末期像个真正的刺客一样这种事——他之前想也没想过,是不是还真是要感谢那位海归回国的骑士,给团队带来新的战术,又给他这次难得的机会?
他盯着屏幕上已经成为目标的对方治疗,把机会紧握在了手里。

END

【全职】{启明启&盖迅盖&杨白杨&宋晓&郑宋郑}无料明信片发放

吴启:

和 @杜明 一起弄的几张无料明信片。关爱刺客和他的CP组


略冷,丢出来先问问大概多少人想要。想要什么方便的话在这条下面评论(想要哪张+领取方式选择),我好决定一下印量!路过的碰友求顺手推荐(ntm)……


CP分别是启明启,盖迅盖,杨白杨


另外还有一张是宋晓大大的生贺无料(放出的图是普通版,特别版是郑宋郑推广,欢迎有同好来领取!)。


领取方式:


1、场取:大概会在10月的西安O(少量)和厦门O(直参)发放。发放方式大概是现场问一两个非常非常简单的问题……但是也有可能忙得直接就发了啦糊墙我就哭一哭。


2、邮寄:去不了两场全职ONLY但有想要的亲也可以来说一下……支持套信封邮寄明信片。领取方式是:有创作过相应CP的作品(图、文、章子、词曲、段子等等皆可)。




p.s:启明启那张之前是作为杜明生贺启明启同好活动的小回礼,所以参与了活动的亲我会一个个私信过去给你们寄送><。


【启明启】↓



【盖迅盖】↓

【杨白杨】↓



【宋晓生贺(普通版)】↓





以上!同好快来找我们一起玩耍吧٩(//̀Д/́/)۶!

启,明,和明华

假设吴启也是六赛季出道的有点神烦的梗

名花明华哥的画风不一样注意



站名注目!

近日,B市地铁十号线,某情侣发生争执,其中年轻的一位那位强行拖对方进入地铁,险些被关闭的地铁门夹住。该少年身材娇小,力量却奇大无比。据路人提供线索,两人的身份疑似为荣耀职业选手,然而围观了事情经过的一位姓王的先生否认了这一观点。



823杜明生日快乐!

画了两天终于在小明生日结束前完成了线稿,祝全职里的本命生日快乐!

想想萌这个CP马上就要到一年的时间了……时间过得真的很快啊,在这段时间认识了很多一起刷一起产出的小伙伴和战友,谢谢大家,能和你们相遇就是我最开心的事情了!

本来好像应该……写篇文什么的,但是反而什么都说不出来的感觉

虽然应该是明信片图但是……画的不好看,谢谢大家担待!





【全职】{刘小别&卢瀚文}刘卢短篇清水撒糖合志暨刘小别生贺《没有蛀牙》一宣&印调

吴启:

喂喂………………


不就是拖个稿吗这么就没人权了!!!说好的明恋我的泊远呢?


总之就是这么个关爱未成年小鬼与他的小别前辈的刘卢砂糖本!大家一起来玩耍啊~虽然我稿子都没交上(ntm!)




吕泊远:







占TAG抱歉(跪




刘卢短篇清水撒糖合志暨刘小别生贺《没有蛀牙》一宣&印调


原作:《全职高手》


CP:刘小别x卢瀚文


规格:A5 80P↑


字数:4W↑


作者:沔眠/云烟乱/西尧/汐夜/落卿/艾莉/【拖稿无人权】群体


排版:二甲苯砜


封面:工事中




印调请走:http://vote.weibo.com/vid=2718040


(非常非常建议通贩!厦门O会争取去,但是国庆的时候人好多,求心疼QnQ)




主催(就是我)是个神经病对于封面工艺还蛮挑剔的,不过价格方面会尽量控制在25元以下……


本意是给别哥庆生,顺便亲友之间留个纪念。因为大家平时都是写写撒糖段子所以字数有限。


目测最长的一篇是 @张新杰  的八千字。催稿的是 @韩文清  大家请放心。




顺便,一宣图感谢小君 @王杰希 (王队说大小眼有色差简直不能爱,以及他的轻微强迫症让他想把试阅最后一个那位揍了)


一校:云烟乱@ 我 二校:热闹 @张新杰 (看到张副队校对你们安心吗!)




汐夜 @江波涛  说他很寂寞虽然他没什么要说的但还是请带上他一起玩。


西尧 @周泽楷  说这个小江在各种意义上都很短。


 @吴启  说他要拉着 @杜明  一起拖稿。




@吴启  @邹远  快交稿!快交稿!快交稿!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安详脸)




顺便AT其他 @方明华  @白庶  @杨聪  @吕二狗 


还有格式不统一的那个 @沔眠 和我找不到昵称了(你还好意思说)的落卿